WPS金山软件,死磕微软31年,故事要从1988年说起...

程序员的成长之路

互联网/程序员/成长/职场 

关注

阅读本文大概需要 13.6 分钟。

首发于 酷玩实验室

ID:coollabs

有一家公司,是中国当之无愧的程序员“黄埔军校”

小米的创始人雷军、暴风集团CEO冯鑫、蓝港互动创始人王峰、CSDN创始人蒋涛、360安全卫士负责人傅盛,都从这家公司走出。

很长一段时间内,它都聚集了全中国软件行业,最顶尖的那一批人。

这家公司,就是金山

但当离开金山的人都功成名就时,金山的主营业务——设计、研发和销售WPS的金山办公才于2019年11月18日,也就是昨天,刚刚在科创板上市。

这一天,距离WPS的诞生日,已经过去了31年。

用金山董事长雷军自己的话讲,“这一天,我们足足等了20年。WPS和金山的历程,就是一个坚持梦想并最终取得胜利的励志故事。”

消息一出,下边的评论,基本都是骂声。

其中大多数都是,“垃圾公司,抄袭微软的Office”。


但软件行业的人却说,“因为WPS,才让微软在中国乃至世界办公软件市场不敢掉以轻心,因为WPS,让全世界了解到在中国还有一家公司能和微软抗衡。”

数千名程序员的梦想和Office的抄袭者,哪个才是真正的WPS?

01

故事,要从1988年说起。

1988年,程序员求伯君加入香港金山。

不是因为待遇,不是因为职位,只是老板的一句话——你专心写你的程序,剩下的什么也不用操心。

得到承诺的求伯君,把自己关在出租屋里。饿了就吃泡面,困了倒头就睡,睡醒了接着写代码。

这种极度不规律的生活,让他前后三次因肝炎住院,但即便是在病床上,他还是死抱着电脑,紧盯着屏幕。

求伯君用386电脑和汇编语言,敲了128万行代码,敲了整整14个月,写出了WPS1.0版——中国第一个中文字处理系统。

求伯君和他的WPS,一夜成名。

那还是1989年,全中国的大多数民众,都没见过电脑。而WPS一年卖了三万多套,销售额突破6600万。

全中国大大小小的打字社,都用WPS排版;所有电脑类的书籍,都有WPS的使用教程。

当时中国的新鲜事物是“电脑培训班”,从这个班里走出来的学生,必须掌握的有,DOS命令、王码五笔和WPS

当时的求伯君,成为名副其实的,中国程序员第一人。

无数热爱开发、热衷于写代码的程序员纷纷加入金山。

他们都想成为被载入中国软件史的“求伯君第二”。雷军,也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, 加入金山。

有了资金和新鲜血液的金山,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。

1993年,金山发布Ⅵ型汉卡,及WPSN。这在当时,极大的提高了人们的办公效率。

因为这款产品,金山的市场占有率一度高到95%

在那时,WPS就是中国电脑的代名词。

同样也是那一年,求伯君和雷军,第一次使用了Windows3.0系统。于是,一家叫做微软的公司,进入了他们的视野。

而微软开发的字处理程序word5.0的一些功能,比WPS要更好用,求伯君第一次感到了压力。

但出乎意料的是,当时的Word5.0在国内落后的微机上运行的很慢,WPS照样卖得很好。

市场数据摆在眼前,于是他们觉得,功能上的暂时落后,不算什么大问题。

几次讨论后,他们一致认为,真正的危机是Windows系统一定会取代DOS系统,成为主流。

一旦如此,WPS的命都将会被革掉。

而金山要做的,就是把WPS从DOS,移到Windows上,将Word抵御在国门之外。

在那时的他们看来,这个举措决定着公司的生死存亡。

于是,踌躇满志的雷军,接过了这一任务。金山最顶尖的20多位程序员集结在他的麾下。

他们要开发一款具有“开天辟地”意义的软件——包括字处理、电子表格、电子词典、名片管理的一系列功能。

金山给这款软件起名为,“盘古”。

“盘古”立项后,金山就完全停止了WPS在DOS系统上的研发,把所有的资金源源不断的投入到“盘古”中。

在金山研发“盘古”的时候,那家叫做微软的公司,带着自己的文字处理程序Word5.0,来到中国。

但他们绝望的发现,中国的市场,已经被WPS垄断。即便是那些愿意尝试新鲜事物的人们安装了Word5.0,但由于当时中国的电脑大多都是286和386。

这些电脑的配置,根本运行不了Word5.0。

财大气粗的微软,决定收购金山,但遭到拒绝。

第二年,他们又开出了75万的年薪招揽求伯君,又遭到拒绝。

其他地方都没有遇到过什么阻碍的微软,第一次在中国碰了壁。

微软的人日子不好过,金山的日子也并不好过。

市面上开始出现WPS的盗版,但他们没精力去管。

由于停止了WPS在DOS系统上的研发,行业内不断出现后起之秀,占据WPS在DOS上的市场,他们也无暇顾及。

所有的金山人都憋着一股劲,他们都知道,只要“盘古”面世,金山失去的一切,都会在一夜之间,重新夺回。

但谁都没想到,这一研发,就是三年时间。

1995年,盘古终于问世。那一天,雷军准备了一篇新闻稿,邀请了20多家媒体开发布会。

金山公司,为“盘古”的宣传投入了200多万。他们买了市面上几乎所有报纸的版面来宣传“盘古”。

所有的金山人似乎都已经看到了“盘古”的光明前景——在这之前,WPS没做过一次广告都卖的那么火,现在“盘古”又有技术,还有广告。

金山,将再一次改写中国通用软件的历史。

但事实,给了求伯君和雷军,致命一击。

一直到广告登出半个月之后,还有人打电话到金山,问盘古是个啥。

一群技术狂人,做了自己想要的东西,而不是市场想要的东西。

一群技术狂人,在错误的时间,干了一件正确的事。

但这件事,在当时看起来,是错误的——DOS仍未被淘汰,甚至还在上升期,金山错误的判断了Windows的影响力。

但在他们全心做盘古的时候,WPS的技术开始一点点落后,后起之秀开始一点点蚕食他们的市场。

1995年,金山的销售额甚至不及1994年的三分之一。

经营上的问题不是最致命的,更为致命的是挫败感——他们相信“盘古”会成为一款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软件,所以才废寝忘食的坚持了三年。

但梦想,破碎了。

心灰意冷的年轻人们,纷纷离开金山。雷军甚至一度想离开IT行业,去开一个酒吧。

但金山的厄运,才刚刚开始。

1996年,微软找上门来,希望将WPS格式与微软共享。

当时的中国软件企业,根本没有和外国软件公司竞争的经验。“单纯”的金山认为,这是近距离接触和学习微软的最好机会,就同意了这一提议。

双方签署协议,通过自己软件中间层RTF格式来互相读取对方的文件。

也就是说,金山WPS的用户,可以使用Word来编辑WPS格式的文件。而这,也就将具有“天然垄断性”的WPS格式,无条件的向微软开放了。

但金山没有想到的是,协议刚签完没多久。微软就发布了Windows97。而Windows97的发布,也宣告了DOS系统的终结。

在Windows97占据中国市场之后,微软宣布,Word将与Windows97捆绑使用

而更加致命的是,由于盘古的失败,金山还没来得及研究适配于Windows97的WPS产品。

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原本的WPS用户,在使用Windows97的同时,选择了Word。

WPS用一夜时间占领了中国市场,又在一夜之间,将这个市场拱手送给了微软。

雷军后来在自传中,用一句话描述了当年的心境:

“那年,我失去了理想”。

那年,金山失去了理想。中国通用软件行业,也失去了理想。

02

盘古宣告失败,WPS的市场份额被微软占据,但公司,还得继续开。

昔日中国办公软件市场的老大,要就此一败涂地吗?没有人会甘心。

为了延续公司的存在感,1996年,金山公司推出了《中关村启示录》,这是第一部国产游戏。

1997年,金山词霸推出,成为首款集中文语音和汉英、英汉词典于一体的翻译软件。同年,金山影霸推出。

这些软件都受到市场的欢迎。同时,使用者们心中也有一个疑问,金山不做WPS了么?金山已经向微软服输了么?

鲜有人知道,那时的金山也只剩存在感。

在资金上,金山已经举步维艰。

他们没钱了。雷军带头降了工资,但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,离开了金山。到最后,金山的研发团队只剩下四个人。

求伯君甚至卖掉了自己的房子,用以支撑WPS97的开发。

但就连WPS97的研发人员,都对软件没什么信心。由于开发人员的流失,WPS97拖的太久了。

相较于Word,两者的功能还是有很大的差距。WPS唯一的优势,可能只有价格。

但求伯君没有想到的是,中国用户对于WPS的感情,远远超过他们的想象

WPS97推出两个月,就卖了一万多套。而“WPS的回归”,也成为当年中国电脑届的10件大事。

国产软件的回归,激发了年轻人们的民族情绪。求伯君在东南大学演讲时,学生们送给他一个有上千人签名的横幅。

我们支持金山敢和微软拼的作风。

面对卷土重来的WPS,微软相应推出了97元的Word97入门版

但这个版本一次只能编辑打印一页纸,这种阉割,在全世界找不到第二个版本,人们并不买账。

金山和微软的较量,仍在继续。

1999年,WPS2000版上市的前一天,微软宣布,Office2000中文版的价格比之前下降一半,每套188元,标准版3999元,专业版4999元。

得到消息的求伯君,在第二天WPS2000的发布会上,罕见的没有穿中山装——那几年的求伯君出席活动时,都穿中山装。

有记者问起这个问题,求伯君回答道,“老提民族性,人家会总觉得你的产品不行,以为你又在打民族牌,博取大家的同情。”

举手投足之间,展现了对WPS2000产品本身的自信。

随后,求伯君宣布,WPS2000的正版,仅需要28元。这个价格,对于正版软件来说,相当于白菜价。

那一年,求伯君入选了“CCTV中国十大经济人物”,颁奖词中,说他“掀起了中国软件业的红色正版风暴”。

2001年,WPS2000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,同年,政府开始大批量采购WPS。

面对金山的一系列举措,微软似乎不为所动。

他们仍在一年年的加大Office的研发力度——1999年,微软的市值就突破了5000亿美元,而Office的收入,占到了微软营收的60%。

微软每年会花费几百亿美元,来跟进这一“摇钱树”的开发。

但他们真正的战场,不在正版软件的销售上,而是盗版的竞争。

狙击WPS,微软做了一件事:对大陆地区,放任盗版的存在

要知道,盗版对于软件行业来说,是致命的威胁。微软也在全世界打击盗版,除了中国大陆。

盖茨也说过,如果盗版,他希望中国盗微软的版。

因为一旦盗版,WPS就失去了价格优势。而在这场中国的亏损大战里,微软没收入完全不是问题,而WPS久了就要关门。

在普通人眼里,有免费的软件用,当然开心,虽然这不对。

但大多数普通人不会意识到,盗版不会永远开放。

而当盗版之门关上的那一天,世界就会变成另一番模样。

在这一方面,微软早已经有过经验。

1992年,Word盗版在台湾大肆传播,微软全然不顾。当Word让台湾本土的字处理软件倒闭之后,微软开始严厉打击盗版。

他们起诉了几家大企业,杀鸡儆猴。其他企业,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购买昂贵的整版Office。

彼时中国的用户在享受着盗版的便利时,全然不知恶果已经种下。当然,眼前来看,这是对金山的恶果。

Word盗版的横行,让金山根本赚不到钱,同时,他们也没有资金进行WPS后续的研发。

最让金山无法接受的是,2002年,微软单方面撕毁了他们在1996年和金山签订的协议。

微软将与WPS兼容的中间转换功能抹去了。

用户只能在Word和WPS之间二选一。

答案毫无疑问,当然是免费又好用的Word。

03

那几年,所有人快乐地用着免费的盗版Word。

但日子并不是一成不变的,“知识产权”这个名词,开始慢慢进入人们的视野。

2008年10月20日,微软宣布推出两个“重要通知”——Windows正版增值计划通知和Office正版增值计划通知。

倘若你的电脑安装的是盗版的Windows系统,那届时你的电脑背景就会变成纯黑色,每隔1小时变化一次。

而使用盗版Office的用户,在其软件上,会被添加永久的视觉标记。

这一举动,引发了全社会的讨论。

一方面,这是微软公司一场正当的维权行动,我们无法反驳。

而且当时的中国,刚刚加大了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,也正在严厉打击盗版。

但微软的这种对于盗版的生产者、销售者不管不问,只惩戒用户的举动,仍让不少用户感到反感。

更重要的是,微软可以在不经过用户同意的情况下,私自侵入用户的系统,并实施干扰破坏行动。

但早已习惯Word的用户们,就像一直以来被微软喂饱的羔羊,此刻只能任人宰割。

而这,也敲响了我国对于信息安全的警钟。

当时的许多大型国企和政府部门,都是微软的忠实用户。

谁也不能保证,微软会不会侵入系统,进行干扰和破坏活动,以及微软会拿用户数据去做些什么。

而这样的担忧,并不是空穴来风。

斯诺登披露的美国“棱镜”项目中显示,美国的多个政府机构会向微软、Facebook等公司索要用户数据。

而直到今天,德国还有学校因为担心师生信息会被“泄露”给美国间谍机构,封杀了微软Office365。

计算机专家,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更是站出来公开表示,“中国被微软挟持了”。

但是,如果没有自主可控的软件,要保障信息安全,永远都只是一句空话。

幸运的是,2002年,用户被强制在Word和WPS中二选一时,即将死去的WPS没有从此一蹶不振。

在那一年,WPS做了一个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的选择。

雷军找到求伯君,说是要将WPS的代码,全部推倒重写。

金山人已经认识到,Office已经成为了行业标准,用户不大可能接受一个新的软件。

而“重生”的WPS,第一个要做的,就是在操作界面上,和Office一模一样。

要让用户感受不到这是两个软件,他们才会对WPS没有排斥感。

而这,也成为了日后WPS被攻击的“原罪”。

当时金山公司的账面,只有3500万。在新版本研发到一半时,公司没钱了。

“863计划”,救了WPS一命——WPS研发项目成为“国家863计划”的重大课题,获得了500万的资金。

2005年,WPS2005面世。它在功能上实现了Office当时的所有功能,完美适用于Windows、Linux两大平台,并且在软件体积上,实现了较大的突破。

2007年,WPS宣布个人版永久免费

而专业版的WPS,则因其较高的性价比,成为越来越多政府单位以及海外公司的选择。

WPS,又活过来了。

更重要的是,它熬到了国家重视信息安全的这一天。

2009年,科技部公布了关于“核心电子器件、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产品”的科技重大专项。政府投资百亿,组织开展基础软件重大专项的科研工作。

而办公软件的自主可控,则又是信息安全的关键。

WPS,则是唯一能扛起这面大旗的国产软件。

2011年,WPS从金山软件中拆分。那时已经创办小米的雷军,决定让WPS“all in 移动”,成功将用户从本地化转向线上。

而这,也是微软当时没有涉足的领域。

同时,WPS把更多的精力,放在了保障用户的信息安全上。

到了2018年,微软Office移动版的全球月活用户仅为1亿,而金山WPS移动端月活有1.8亿。

WPS,又成为了那个能和微软“掰掰手腕”的中国软件。

尾声

市场化浪潮中,许多中国企业在崛起,但他们中的大多数,都被资本裹挟着,走上了只顾赚钱和盈利的道路。

只有极少数人,看起来无比悲情地在为技术奔走呼号。

比如蛋蛋姐曾写过的倪光南,他在“用技术走路”和“用资本走路”中,选择了前者。

所以他被迫离开联想,80多岁,仍在为“中国技术必须自主可控”而四处奔走。

褚教授这一生,都在为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做努力。而这一过程,也有太多的不顺利。

其实,公允地说,企业要盈利,这本无可厚非。

但当今天,“缺芯少屏”的事件一次次出现,我们频频被扼住科技发展的咽喉,大家才终于意识到了,关键技术的重要性。

那些科研人的奔走,才显得那么悲情,又那么难能可贵。

而金山,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办公软件,却也是信息安全的关键一环。

这么多年,虽然经历了许多坎坷,但无论是出于商业又或者情怀,难能可贵的是,他们一直在为中国的软件自主,不懈努力,也有了一些还不错的成绩。

但苛责它的声音,远远要超过鼓励。

有人嫌它的广告太多,影响用户体验。但实际上,它的免广告版,只需要9块钱。

即便这样,WPS的破解版,仍在网络传播。

好不容易上市了,有人立刻就来骂它圈钱。尽管它宣布,募集的资金全部用来进行WPS的安全增强和软件优化。

但实际上,WPS在做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——它并不赚钱。

尽管在用户数量上,WPS甚至要超过Office,但在营收上,WPS甚至比不过Office的零头。

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,Office在行业内早已形成垄断地位,而他们的定价,也确实很高。

套用倪光南老先生的一句话,“打击盗版没错,我们也提倡使用正版,但面对跨国公司借垄断而掠夺性的定价,借垄断而控制用户机器,我们有权说‘不”

而WPS,则是国产办公软件,唯一能说“不”的一个。

所以,我希望它好。

前段时间,蛋蛋姐剪辑了一个视频。

市面上几乎所有的剪辑软件,都是国外公司的——EDIUS,美国Grass Valley公司的;Vegas,日本索尼公司的;FINAL CUT,苹果公司的;premiere,美国Adobe公司的。

至于电视台的广播级剪辑软件,基本都被大洋、索贝等垄断。每年要为此支付数百万。

你不用,就没得用。

而中国的剪辑软件,大概只有爱剪辑。它一般被用在什么场景,相信不用我多说。

这其实,就是中国软件行业的现状——我们拿不出什么有竞争力的产品,于是没有任何话语权。

甚至就连“独苗”,不仅赚不到钱,每天还过的战战兢兢,要被无数用户谩骂。

即便这样,WPS,还是坚持了31年。

雷军说,“WPS和金山的历程,就是一个坚持梦想并最终取得胜利的励志故事。”

这原本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故事。

但在一片不明就里的嘲笑声中,却有一丝悲情。

可是,倘若中国的办公软件领域,以及其他的科技领域,能多一些这样坚持梦想的故事。我们的科技绝不止是今天这个样子。

这个时代从来不缺“嘘声”,做梦,并坚持把梦变成现实,才是最珍贵又美好的场景。

参考资料:

姜洪军,《求伯君成名筑造金山,雷军磨剑兵败盘古》,发布于“中国信息主管网”

新浪科技,《求伯君谈金山20年:打败微软的梦想不能放弃》,发布于新浪科技“30年IT印记——那些人那些事专题”

刘韧,《金山:与微软“作战”》,发布于公众号“刘韧”(ID:LiuRenNews)

知乎“匿名用户”,在“WPS Office 是不是金山公司抄袭微软 Office 的?”问题下的回答

<END>

推荐阅读:

高并发的核心技术 - 幂等的实现方案

某小型公司持续集成工具 jenkins 实践

微信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的公众号

写留言

朕已阅 

相关推荐
©️2020 CSDN 皮肤主题: 大白 设计师: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
实付 9.90元
使用余额支付
点击重新获取
扫码支付
钱包余额 0

抵扣说明:

1.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,按照1: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。
2.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,可以购买VIP、C币套餐、付费专栏及课程。

余额充值